罗振宇:情商教育比智商教育重要 更应该让孩子多参与集体活动

发布日期:2018年01月17日 浏览次数:206

以下是视频口述内容。


所以我们可以推导,兴趣引导的教育和高考现在背后的逻辑之间是有内在矛盾的。

鱼和熊掌你只能得其一,所以你说此题怎么解?它都是内在冲突。当然,各位可能说,那你说未来如果要解,怎么解?



在郑也夫先生的这本书里《吾国教育病理》里面提到了两个有意思的思路。因为他是一个业余生物学家,他写了大量关于生物学的书,我读过也推荐过其中有一本叫《神似祖先》,很有意思,他的很多判断是从生物学推导而来的。比方说,情商问题。我们现在的教育是过度的重视智力教育,可是智力这个事说白了,到了一定的水平,你智商500,你智商1000,跟生活的应用已经毫无关系,甚至跟你的竞争力已经没有关系,除非在特定的比如科研部门。像我们平时老百姓智商有个120,够用够用的了,大部分人都能达得到。


auto_2079.jpg


可是学校教育往往只是单向的智力教育。郑也夫先生认为,情商教育更重要。为啥?从进化论来分析,原来人在原始丛林的时候,有情绪,对的呀,这是漫长的进化史给我们基因中刻下的一些原始代码,底层代码。一定得这么干,遇到野兽你得多惊恐,你得跑啊!有人把你三天来唯一的晚饭给抢走了,你得愤怒啊,你得上去攻击啊,对吧?所以我们的基因里面刻下的这些代码,都是在那种生活状态下相匹配的。


auto_2080.jpg


可是工业革命以来,人类温饱不愁了。我们的很多身体的反应都是要和几百万年的进化史形成的那些,刻在基因底层的代码作斗争。你比如说罗胖子是个胖子,那怎么减肥呢?我得忍住不吃,可是吃就是本能啊!因为原来祖上的时候没得吃,天天看见吃的就掉口水,各种内分泌,就促动我要去吃上那一口,但是现在因为天天不愁吃,所以你就吃多了。所以你就胖,你想减肥,想忍住这个口。你就得跟几百万年形成的进化的习性作斗争。


auto_2082.jpg


学习是一样啊,情绪现在在现代的工业社会之后,当人们都富足了之后,请问你的情绪在时时刻刻回到那种原始人似的惊恐和愤怒,那就不对了嘛。现在我们有个朋友,别人来拿你的东西吃,你马上跟办公室同事翻脸,好意思吗?你这个人情商太低嘛,再比如说悲观和乐观。原始人的时候,悲观情绪是很重要的,因为它意味着你对事情有更紧密地筹划,对很多事情做更安全地判断,而过于乐观,也许你行为就很粗疏,所以人都是趋向于悲观。


auto_2083.jpg


可是现代社会呢,乐观往往更有利于协作,你看,这就是情商大转移啊!情商的价值比智商要重要得多得多,可是我们现在社会的教育呢,我们是单向的智商教育,而不是情商教育。


auto_2084.jpg


情商教育需要大量的时间跟伙伴在一起,去游戏、去做活动、去做文娱活动,去做愉悦的事情,去彼此之间进行协作。而现在,我们从小学开始就是一个残酷的战场,还好意思说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。如果单向的智力教育又是一个激烈的竞争,请问情商怎么培养?更何况孩子也没有时间,所有的家庭只要有孩子上学,这个家里最忙的是孩子,而不是大人。


auto_2085.jpg


情商是需要时间的,所以你看,从智商教育转到情商教育,这是进化史和现代文明状态给人类提出来的挑战。